<i id='br9di'><div id='br9di'><ins id='br9di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fieldset id='br9di'></fieldset>
    1. <tr id='br9di'><strong id='br9di'></strong><small id='br9di'></small><button id='br9di'></button><li id='br9di'><noscript id='br9di'><big id='br9di'></big><dt id='br9d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r9di'><table id='br9di'><blockquote id='br9di'><tbody id='br9d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r9di'></u><kbd id='br9di'><kbd id='br9di'></kbd></kbd>
    2. <span id='br9di'></span>

      1. <acronym id='br9di'><em id='br9di'></em><td id='br9di'><div id='br9d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r9di'><big id='br9di'><big id='br9di'></big><legend id='br9d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2. <dl id='br9di'></dl>

        <i id='br9di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br9di'><strong id='br9di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ns id='br9di'></ins>

          詭異怪談之女吊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1
          • 来源:天狼影院2020_天狼影院2020天狼影视大全_天狼影院2020最新电视剧在线观看

          1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陰暗的會場裡,一條發黃的白綾懸空而下,在昏黃的夜色裡飄來蕩去,格外的詭異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許風吃瞭一驚,怎麼自己才上瞭一趟廁所,片場就多瞭這樣一條陰森的裝飾品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一旁的導演先是陰沉著臉問,這是誰的惡作劇?之後終於忍無可忍地爆發出來,面部的肌肉跟著劇烈抖動,昭示著恐懼和憤怒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也難怪,開拍不過一個月,怪事一件接著一件,先是門口被人放瞭兩對死人時用的紙人,後來又有人潑瞭滿墻的狗血,再然後,就是這條白綾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事情越發怪異,會場似被一隻無形之手罩著,壓得不能呼吸,即便一個輕微的咳嗽,也讓人膽戰心寒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許風靜靜地走到墻角坐下,那條白綾在他頭上晃來晃去,末端仿佛系著個吐著長舌的女鬼,不停向他翻著白眼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許風心糾緊瞭,身邊的蘇娜半抱著胸,夾煙的手指停在半空,冷冷地說,也不知是誰惹瞭這些東西,現在來報復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許風用眼白掃瞭她一眼,瘋子!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蘇娜是瘋子,不過也是個美麗的瘋子,瘋的狂野,瘋的讓人著迷,所以許風一眼移到蘇娜的腰下,便再也沒有離開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片場散瞭後,蘇娜跳上許風的車,去瞭郊外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深郊慌夜,正適合寂寞的男女,蘇娜坐在他身上,不住地喘息,五臟六腑裡的灼熱隨著這簡單而反復的節奏和動作化為烏有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蘇娜終於喘氣如雲瞭,撫著許風胸口嬌滴滴地說,我白天似乎看到不該看的東西。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看到什麼?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女鬼!她低低吐出兩個陰森的字眼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許風愣瞭一下,他說,神經!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蘇娜笑瞭,手指又順勢遊移到摸索他的著火點,翻到他身上,我就是神經。頭頂兩個白嫩的桃子跟著呼吸抖動,許風卻突然沒瞭興致,望著車窗,想起張可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張可,現在應該在陰間做吊死鬼吧!

              2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蘇娜是野草,張可是傢花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片場裡的所有人都知道蘇娜,可卻沒有人知道張可,因為蘇娜是許風的情人,而張可,則是隻屬於許風的獨傢記憶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張可也是在另一個片場認識的,他記得,初見到她的那夜,她是朵帶著體溫的玫瑰,穿著黑色貼身禮服,有著水晶般盈潤的嘴唇,五官精致無瑕,惹火的身材黏住瞭包括許風在內的所有在場男人的目光,許風一下子就陷入瞭溫柔陷阱裡,之後便是對美人的瘋狂追求,終博得佳人一笑,得以攀上張可那張誘人的公主床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如許風想象的,張可野性動人,動人到讓他立刻放棄長久堅持的人生信條與之完婚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可蜜月剛過,許風已後悔瞭,張可的瘋狂。出乎他的意料,她嗜賭,輸贏毫不在乎,用錢更是一擲千金的氣派,眼見本不多的積蓄日漸減少,許風動瞭離婚的念頭,美貌並不可以養活自己一輩子,人總是要吃飯的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可每次一動這念頭,她總像已看穿自己,一邊把玩著把尖銳的小刀,一邊盯著他的下體,冷冷地說:我得不到的。別人也別想得到。跟著發出一些像被困在瓶子裡的怪笑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於是,許風的那些豪言壯語便都給那冰冷的刀子和目光堵瞭回去。隻是這怨氣積在心裡,如毒,總有一天會無意滲出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半月後的某天,張可在片場出瞭意外,是被意外吊死的,可誰也不知,是許風偷換瞭劇情裡那本是活扣的白續,換成瞭死扣的吊繩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之後,他辭職去瞭另一傢片場,在那裡又認識瞭這個叫蘇娜的女孩,外殼似張可般美麗妖嬈,隻是內在卻比她單純許多。
              3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夜晚,蘇娜邊吐著煙圈邊對許風說:阿風……”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許風被壓在她豐碩的肉丘下睡得死沉,似乎沒有聽到,但眼睛卻微微地動著,蘇娜的一舉一動盡落眼底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他不知是自己最近神經恍惚,還是蘇娜的確不大正常,自片場出現那條白綾,她就變得神經兮兮的,每日妝容慘白,嘴唇鮮紅如血,上床時像是個欲求不滿的野獸,就連原本嬌喘的聲線也被一種怪異沉悶的咯吱聲代替,那聲音像是喉中骨頭被敲碎,連綿不斷。還有次,她甚至還帶回一雙古老的紅繡花鞋,興奮地給自己套上,在鏡前繞瞭一圈後。問他,我美嗎?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許風有一種感覺,她正變成一個自己曾經熟悉的人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許風想起這些就心寒,夢境日漸淺薄,睡的也越來越不塌實,竟隱約感覺到蘇娜下瞭床,穿上拖鞋,走進廚房,然後就從裡面傳出一些古怪的聲音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許風好奇地翻身下床,赤著腳,如貓般移到廚房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慘白的光下,蘇娜正舉著把刀割手上的一條發黃的白綾,每割下一段後,就拿白綾往脖子上套,卻始終不滿地呢喃,怎麼還是松瞭點……”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許風心裡咯吱地響,趁蘇娜上廁所的間隙,他搶起那段白綾呆立瞭許久,最終逃也似的回到床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