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vo6r1'><div id='vo6r1'><ins id='vo6r1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ins id='vo6r1'></ins>

      <acronym id='vo6r1'><em id='vo6r1'></em><td id='vo6r1'><div id='vo6r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o6r1'><big id='vo6r1'><big id='vo6r1'></big><legend id='vo6r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span id='vo6r1'></span>

          1. <tr id='vo6r1'><strong id='vo6r1'></strong><small id='vo6r1'></small><button id='vo6r1'></button><li id='vo6r1'><noscript id='vo6r1'><big id='vo6r1'></big><dt id='vo6r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o6r1'><table id='vo6r1'><blockquote id='vo6r1'><tbody id='vo6r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vo6r1'></u><kbd id='vo6r1'><kbd id='vo6r1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<fieldset id='vo6r1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vo6r1'><strong id='vo6r1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dl id='vo6r1'></dl>
          3. <i id='vo6r1'></i>

            醫學院的第三實驗室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5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天狼影院2020_天狼影院2020天狼影视大全_天狼影院2020最新电视剧在线观看

            醫學院第三實驗室有一個禁忌:進入實驗室需刷門禁卡,若卡響一聲,請進;若卡響兩聲,千萬不要進。因為,響兩聲時說明有什麼東西就在你的身後,等著跟你一起進實驗室。

            新入學的同學們被告知這條禁忌之後,背後都滲出瞭冷汗。新生導組長看大傢都嚇變瞭臉色,便安慰道:沒關系的,門禁響兩次的情況很少。一旦響兩次,隻要你不進實驗室,就一點關系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導組長說得很對,反正自從康皓銘進入醫學院之後,就從未遇到過門禁響兩次的情況。他過得如魚得水,還交瞭一個很漂亮的女朋友,叫作柳凝。

            這天晚上,柳凝放棄瞭和康皓銘的約會,說要去醫學院第三實驗室學習。她邊走路邊給康皓銘打電話,到瞭實驗室門口,掏出卡來隨意一刷。

            嘀,嘀!門禁器發出瞭清脆的響聲。

            這聲音,電話那端的康皓銘也聽到瞭。他緊張地說:柳凝,門禁響瞭兩次吧?

            好像是哦。

            別進去!剛開學的時候,導組長不就說過嗎?門禁響兩次不能進!康皓銘急切地說。

            電話那頭卻傳來瞭柳凝嘻嘻的笑聲:你膽子好小呀,我們可都是學醫的,屍體都解剖過,還怕什麼呢?這肯定是導組長亂講的。再說瞭,今晚不去實驗室,我的作業做不完,明天就沒法交瞭。好瞭好瞭,我進去瞭。明天見。

            康皓銘對著電話大叫,但是柳凝已經把電話掛斷瞭。她就是這樣一個女孩,平時獨來獨往,也不太信邪。正是她這種性格讓康皓銘著迷,但沒想到現在會一意孤行去冒險。

            康皓銘急忙再給柳凝打電話,卻始終無人接聽。

            康皓銘右眼皮不停地跳,心也慌亂起來。過瞭一個小時,電話還是不通,他起身披上衣服沖到第三實驗室門口,卻發現門禁怎麼刷也刷不開瞭。他拍著玻璃門對著裡面大叫,卻隻有蒼白的燈光回應它。裡面是一排排醫療用品,還有那些被解剖後泡在福爾馬林裡的各種器官。

            康皓銘沒有看到柳凝。

            全都活瞭

            柳凝失蹤瞭。

            自從門禁響瞭兩次,她還強行進入之後,就徹底失蹤瞭。同學們都用心地去找她,但是沒人找得到。各種流言開始在學校裡流傳,說這個實驗室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一次事的。而且一旦開始出事,連著就是好幾個人。如果柳凝是第一個,那麼接下來會是誰?

            康皓銘後悔極瞭:為什麼那天晚上自己沒有陪柳凝一起去實驗室?那樣柳凝就不會出事瞭。懷著這種悔恨的心,他決定每天晚上都去第三實驗室,一定要弄清柳凝在那裡發生瞭什麼。

            第一天,門禁響瞭一次,安然無事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門禁響瞭一次,依舊無事。

            第三天,門禁突然閃出綠色的光,然後發出瞭嘀嘀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兩次,門禁響瞭兩次。

            康皓銘感覺到心跳驟然加快,他急忙回頭,身後隻有空蕩蕩的走廊,但是溫度卻降低瞭許多。他推開門,走進瞭實驗室。

            此時夜已深,實驗室裡隻有夜燈開著,發出幽幽的藍光。空氣中彌漫著醫療用品獨特的福爾馬林味,各種瓶瓶罐罐都呈現在眼前,那些被肢解的身體器官比平時帶給人更多的視覺沖擊。康皓銘裝作若無其事地在實驗室裡看書,他知道鬼隻在人沒有防備的時候才會出現。

            果然,不一會兒,康皓銘就聽到背後傳來瞭咔嚓咔嚓的聲音。他一回頭,嚇得差點兒一屁股坐在地上。剛才還立在墻角的人體骨骼模型,不知何時已經跑到瞭他背後。那個模型頭向下垂著,正瞪著他。

            康皓銘全身汗毛都豎瞭出來,但他還在堅持著。他再次低下頭看書,這時他感覺頭頂上一明一暗的,綠色的光線在不斷地閃爍。他知道這是掃描儀才會發出來的光,他朝掃描儀走去,掃描儀正在自動工作著,一張又一張的白紙從裡面吐出來。

            康皓銘拾起瞭一張。

            啊!康皓銘猛地將白紙丟在瞭地上。因為他看到那些白紙上全都是自己的臉,是已經死去的自己的臉。

            康皓銘有些受不瞭瞭,打起瞭退堂鼓,朝大門跑去。然而大門已經被鎖瞭,怎麼打也打不開。他想打電話求救,卻發現手機信號已經空瞭,無法接通。

            絕望之中,康皓銘看到桌上一瓶心臟標本開始跳動。一隻手從瓶中探出,帶著福爾馬林向他伸瞭過來。他急忙跳開,腳下卻不小心踩到瞭什麼。他一低頭,見那居然是常年放在櫃子最頂端的嬰兒胚胎標本。此時那嬰兒標本正面對著康皓銘,咧著大嘴笑著。

            救命啊……”康皓銘努力地拍門,卻無濟於事,隻能通過玻璃的反射看到背後一個又一個鬼東西向自己慢慢爬來。

            完瞭,死定瞭!康皓銘絕望地想。

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隻聽的一聲,門禁開瞭,一個男生的頭探瞭進來。

            他說:幹嗎呢?快跑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