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50xm3'></dl>

<fieldset id='50xm3'></fieldset>
<i id='50xm3'><div id='50xm3'><ins id='50xm3'></ins></div></i>

<code id='50xm3'><strong id='50xm3'></strong></code>

<acronym id='50xm3'><em id='50xm3'></em><td id='50xm3'><div id='50xm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0xm3'><big id='50xm3'><big id='50xm3'></big><legend id='50xm3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• <span id='50xm3'></span>
    <ins id='50xm3'></ins>
          1. <tr id='50xm3'><strong id='50xm3'></strong><small id='50xm3'></small><button id='50xm3'></button><li id='50xm3'><noscript id='50xm3'><big id='50xm3'></big><dt id='50xm3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0xm3'><table id='50xm3'><blockquote id='50xm3'><tbody id='50xm3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0xm3'></u><kbd id='50xm3'><kbd id='50xm3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<i id='50xm3'></i>

            會長大的墳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7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天狼影院2020_天狼影院2020天狼影视大全_天狼影院2020最新电视剧在线观看

            這天,一輛破舊的城郊大巴在一片前不挨村後不搭店的野地邊停瞭下來,從車上下來一個中年男子。此人是城市大學城環學院的王長遠教授,他穿過一片公墓,來到公墓前不遠的一棟二層小樓,住瞭進去。

              王長遠教授從鬧市中來到這裡,是為瞭做一件隱蔽的事。這天傍晚時分,王長遠到墓地閑逛,瞧見新埋瞭兩個墳頭,離得隻有七八米遠,墳堆也堆得一樣大。現在政府不允許埋墳,看來這是打瞭擦邊球,堆瞭個不大的小土圪塔,看上去還挺對稱的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大清早,王長遠又溜達進公墓散步,覺得有些不對頭:一夜之間,兩座墳頭靠左的那個居然變大瞭好多。王長遠覺得十分奇怪,眼下是九月份,誰會在這個時候來給死人添墳呢?

              王長遠看瞭看周圍,沒有一個人,再看看沾滿露水的草地,上面沒有留下人的腳印。是誰一夜之間,運來這麼多的土呢?如果有人運來瞭土,那為何這沾滿露水的草地上,居然一個腳印都沒留下呢?

              就在這天下午,奇怪的事情又發生瞭。當王長遠再走進去這座墳場的時候,他驚奇地發現,墳堆居然又變大瞭,不過,這次變大的不再是左邊那個,而是右邊那個。

              帶著疑問,王長遠找到瞭那個負責看守公墓的老頭兒,問起墳變大的事。老頭兒說今天一整天,除瞭王長遠走進墳場散步外,再無第二人進入此地,怎麼可能會有人來給墳堆添土呢?

              當天晚上,王長遠想瞭一夜也沒明白。第二天天一亮,他就趕緊披衣起床,直奔墓場。等他進瞭墓場,眼珠子簡直要掉在瞭地上──墳堆又變大瞭,一夜之間,左邊的那個超過瞭右邊的!

              接下來幾天,兩座墳似乎像比賽一般,你大過我一點,我再大過你一點。漸漸地,本來兩座墳之間還有些距離,可沒幾天,兩座墳都快堆到瞭一起。但兩座墳中間的距離還有兩米遠的時候,墳堆就向別的方向擴大瞭,而中間始終保持著兩米的距離。

              王長遠去找看墓的老頭兒,讓老頭兒把墓地的臺賬拿瞭出來,翻開一看,兩座墳裡埋的都是六十多歲去世的老頭兒。王長遠從口袋裡掏出紙和筆,記下瞭這兩座墳的傢人住的地址。看來,自己隻能從活人那裡找答案瞭……

              王長遠找到瞭那兩傢人,裝成已故老人多年未聯系的朋友,詳細瞭解瞭一下墳中兩個老人的一些事情。墳裡埋的兩個老頭兒生前居然認識。

              王長遠回到自己的小樓裡,盯著後窗外的墳,眉頭緊皺。忽然,腦中靈光一現,找到瞭答案……

              吃完晚飯,王長遠走出小樓,來到瞭兩座墳前,點瞭三支煙,在左右兩座墳前各插瞭一支,自己抽瞭一支,開始娓娓道來:兩位老哥,我相信,我們雖然陰陽之隔,但我說的話,你們一定能聽到。我今天來沒別的意思,是想給你們講個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王長遠見墳前的兩支煙的煙頭,通紅一片,心知墳裡的人在聽他說話,他接著說起來:從前,在同一個街道上有兩個孩子,差不多大,兩人都很要強,從小就誰也不服誰。兩人一起上學,比著誰成績好,就這樣,中學、高中、大學,都比著學習上。畢業後,分配工作瞭,兩人就越較勁地過日子,娶媳婦要比誰娶得漂亮,工作要比誰掙錢多,房子比誰住得大。兩人有瞭孩子後,於是,新一輪的比較又開始瞭,兩人拼瞭命要把對方的孩子比下去,就這麼比得心力交瘁,比得力不從心,比得打落門牙往自己肚子裡吞,一天也沒閑著。轉眼到瞭退休,兩人又開始比起自己的孫子孫女。這兩人一輩子沒幹別的事,就在比著和對方過日子……兩人就這麼比瞭一輩子,黑天白天都想著要拼瞭命地過得比對方好,結果,真把命給比沒瞭,才六十多歲,就先後去世瞭。要說有其父必有其子,兩傢的孩子又接著比,一傢硬著頭皮花瞭五萬塊在這墓地裡買瞭塊地;另一傢不甘示弱,借瞭一萬塊湊夠瞭五萬,也跟著買瞭一塊。說到這裡,我想你們早已知道我說的就是你們瞭吧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墳前的煙頭紅得更旺瞭,眼見一支煙快燃盡瞭,王長遠起身,又點瞭兩支煙,插在瞭兩座墳前,之後,他嘆瞭口氣說:兩位老哥,人嘛,一輩子,過自己的日子,何必一定要攀比?本來你們童年可以多出去玩的,中年可以多聚會的,晚年可以多享福的,結果心思都用在瞭比較上。日子是自己過的,何必要比呢?現在,六十多歲的人就給比沒瞭。好傢夥,你們倆還不罷休,埋進瞭墳裡,還要比著誰的墳堆大,我說得沒錯吧?

              這時,墳前的兩支煙頭一明一暗的頻率更快瞭。

              王長遠最後說:兩位老哥,人啊,一輩子自己活得開心最重要,你們也看到瞭,這片墓地挺高檔的。兒女們挺有孝心,花瞭這麼多錢,把你們埋在這裡,圖的就是讓你們死後有個好歸宿。兩位老哥,好好想想吧,別埋到瞭墳裡,還弄得這麼累。說完,王長遠悄然離開瞭,身後,留下瞭兩個紅通通的煙頭,這天夜裡,下瞭一場綿綿的秋雨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王長遠離開瞭這棟二層小樓,回到瞭大學,他把一個秘密從此埋在瞭這座墳場。原來,他來到這裡的目的,是搜集資料,想方設法駁倒現任城環學院的院長李教授,想取而代之,而墓地裡的奇景,讓他恍然明白瞭許多道理。即將五十歲的他,把自己近七八年來收集的一些重要資料,一把火全燒光瞭,回去安心做自己的學術瞭。

              臨走前,是個好天氣,王長遠再次走進墳場,一看,兩座墳變得一樣大小。經過兩夜雨水的滋潤,墳上長滿瞭一層細密柔軟的青草,迎著秋風和朝陽,慢慢地沖他招搖著……